读书笔记大全,提供文学作品读书笔记、读后感范文。保存此页到电脑|读书笔记手机版|

热门读书笔记大全:

当前位置:读书笔记大全>观后感> 《余秋雨散文》读后感1200字

《余秋雨散文》读后感1200字

  《餘秋雨散文》讀後感1200字

  激情與智性的二重奏

   著名學者孫紹振先生曾說:“餘秋雨之所以在九十年代崛起,就是因爲他在自然景觀面前,将激情的抒發和智性的文化沉思結合了起來。”讀《文化苦旅》,讀《山 居筆記》,我們都會鮮明地發現一個普遍存在的藝術個性,即以自然景觀爲核心意象,使激情與智性相互滲透,把對自然景觀的贊歎和文化景觀的闡釋統一起來。 《都江堰》就是這樣的一篇佳作。

  這篇散文抒情激切、高亢。文章開篇就奠定了一種厚此薄彼、褒貶分明的情感基調:“我以爲,中國曆史上 最激動人心的工程不是長城,而是都江堰。”“我以爲” “最激動人心”“不是……而是……”這些字眼,将作者的理性判斷鍍上強烈的主觀情緒色彩,它統領下文對都江堰自然地理景觀(水)和文化景觀(李冰之于水利 建設的傑出貢獻)等的描述與議論。

  激情的抒發需要具體形象的鋪墊,否則感情勢必空洞浮泛。《都江堰》一文形象刻畫角度多變,生動空 靈。有正面描寫,有側面烘托。正面描寫,或從聽覺角度切入 ——“如地震前兆,如海嘯将臨,如山崩即至”——未見其形,先聞其聲,以極度誇張的比喻摹拟江水驚心動魄的聲響;或從視覺角度攝取,抓拍堰中江水股股疊疊 或合聚飛奔或分流直竄的動态鏡像,突出其規整中的強悍的精神,展示它“壯麗的馴順”的個性。側面烘托,有欲揚先抑,如寫去都江堰之前的先入爲主的偏見、懶 懶的心緒、散散的腳步,來反襯之後親睹真容的震驚與歎服;有對比映襯,如以海水的“雍容大度”與江水的“精神煥發”相比照,突出江水“踴躍喧嚣”的氣韻。 這些自然景觀形象的描繪,飽含欽敬欣羨之情,爲下文文化景觀的智性反思張本。這些感性的麗句裏潛藏着作者對都江堰内蘊的精神風度之曆史價值的深邃反思。

   智性的沉思需要具體形象的承載,否則思考勢必單調枯燥。文章在從聲、形、神韻等多側面寫足了都江堰自然景觀的壯美之後,接着将視線聚焦于“李冰”這一形 象 及其曆史文化的内涵上。作者對李冰形象的刻畫是粗線條的,主要用夾叙夾議的手法,縱橫今古,浪漫飄逸,充滿詩情。作者先是遺貌取神,“取其一點,不及其 餘”,以類似速寫的筆法,寥寥數字勾出他想像中的蜀守李冰的形象:“手握一把長锸,站在滔滔的江邊,完成了一個“守”字的原始造型。”然後疊加上“畫外 音”:“站在江心的崗亭前,‘你走這邊,他走那邊’的吆喝聲、勸誡聲、慰撫聲聲聲入耳。”再點綴以妙語連珠的議論,展開與人文景觀的對話。如“他大愚,又 大智。他大拙,又大巧。他以田間老農的思維,進入了最澄徹的人類學的思考”,又如“秦始皇築長城的指令,雄壯、蠻吓、殘忍;他築堰的指令,智慧、仁慈、透 明”等等,這些潇灑出塵的智性判斷把李冰形象深厚的精神内涵縱深挖掘出來,坦呈在讀者面前。這些智性的睿語中奔湧着作者對祖國優秀傳統文化與精神資源的敬 重與熱愛之情。

  智性的沉思,不僅要借助于思接千載、心骛八極的想像,更須有縱橫捭阖的聯想,從而讓議論的鋒芒更犀利。本文第三部分, 在闡釋李冰的治水韬略時,作者順水推 舟的點到:“在李冰看來,政治的含義是浚理,是消災,是滋潤,是濡養。”這是借題發揮的神來之筆,換句話講,這才是都江堰這一人文景觀的核心隐喻,它與長 城所象征的“保守、僵硬、封閉”形成一種潛在的對照。此外,作者還善用穿插筆法以拓寬闡釋空間,如第三部分倒數第2自然段,插叙了石像出土後,一位現代作 家面對殘損的塑像而向現代官場衮衮諸公發出的诘問——“活着或死了應站在哪裏”,這是對當下那些屍位素餐者擲地有聲的當頭棒喝。其實,這也是作者在向讀者 追問:我們今天,應該向李冰學習什麽?那不就是曾經有過的“冰清玉潔的政治綱領”,不就是天下爲公、澤被萬民的務實行動?……

  “一粒 沙裏見世界,半瓣花上說人情”,以小見大,由表及裏,因少總多的選材與立意的咚挤绞剑乔镉晡幕篇布局的常規。本文着重從都江堰這一人文景觀的 曆史價值與當代意義的層面來抒情議論的,因景及人,因人及事,因事及理,如抽繭剝絲,将其精神個性、文化人格、政治理想的追求躍然于紙上,感性與理性交 融,譜寫了一曲浩浩蕩蕩的激情與智性的二重奏。

  《餘秋雨散文》讀後感1200字

  行走在深沉與湵¢g——我看餘秋雨散文

  品讀餘秋雨的曆史散文,蔚然成了近年來中國小資的時髦風氣,并帶出了文壇一陣風潮。曆史利用文學獲得“美麗外觀”,而文學利用曆史獲得了“精神深度”。由此帶來的文化狂喜,可以從他散文集的發行量上得到證實。

   在這個劇烈變化的時代,餘秋雨做出的努力是令人贊賞的。在我的記憶裏,餘文首先在上海的《收獲》雜志連載,而後被不斷地出版、轉載、報導,成爲中國各大 城 市的重要暢銷圖書,甚至出現在幾乎所有的中文網站和雜志上,與魯迅和林語堂的作品一道成爲現代散文的經典之作。一時間,大有不讀餘文,羞談文學之風。果真 是這樣嗎?讓我們以他的《文化苦旅》爲例,看看曆史和文學在這裏是怎樣結構在一起的。

  在《文化苦旅》中,我們可以透徹的看到作者采用的話語策略,那就是透着知識分子的“憂患意識”的傳統“愛國主義”(也即“民族主義”,這正是該書發行時面臨的一種流行思潮),而後在這引導下進入深度操作的層面。

   第一篇“道士塔”是一個奠定民族主義基調的重要篇章,它确立了整部書的話語(價值)姿态:王道士以他無知和貪婪出賣了中華文化的瑰寶“敦煌石窟藝術”珍 品。這種道德化的母題和“故事”完全符合大械?ldquo;民族主義”走向。不僅如此,作者還使用了一些煽情主義話語記號來強化這種戲劇性的效果,如“傷口”、“滴 血”、“下跪”、“懇求”乃至“哭泣”,所有這些意象或獨白都展示了一種露骨的煽情技巧。盡管它從文學技巧上看相當笨拙,但在中國的讀者市場卻是雙重有效 的,即點燃了讀者的曆史怒氣,又使之産生了對作品乃至作者的無限鍾愛,這樣的例子在餘文中俯拾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