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大全,提供文学作品读书笔记、读后感范文。保存此页到电脑|读书笔记手机版|

热门读书笔记大全:

当前位置:读书笔记大全>观后感> 读《胡笳十八拍》有感1000字

读《胡笳十八拍》有感1000字

  讀《胡笳十八拍》有感1000字

  爲天有眼兮何不見我獨漂流?

  爲神有靈兮何事處我天南海北頭?

  我不負天兮天何配我殊匹?

  我不負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

  ——題記

  怒濤滾滾一般不可遏制的悲憤,詛咒天地神明,雄渾不羁的氣魄以及用整個靈魂傾訴出來的絕唱,這就是中國古代文學史上著名的《胡笳十八拍》。

  郭沫若曾經給予這部作品很高的評價:“這是繼《離騷》以來最值得欣賞的一部長篇叙事詩”。我亦是認爲如此,在字裏行間,仿佛看見蔡文姬坐在馬上,琴聲不斷随她的心意流淌着,而她,正行走在一條由屈辱與痛苦鋪成的長路上……

  蔡文姬,東漢著名琴家,史書對她的評價是:“博學而有才辯,又妙于音律。”然而自古紅顔多薄命,在漢末天下大亂的時代背景下,她被胡騎擄掠西去,從此開始了她的痛苦生涯。

  胡地的大自然是嚴酷的:“胡風浩浩”、“冰霜凜凜”、“原野蕭條”、“流水嗚咽”,異方殊俗的生活是與她格格不入的。毛皮做的衣服,穿在身上心驚肉跳:“氈裘爲裳兮骨肉震驚。”以肉奶爲食,腥膻難聞,無法下咽,“羯膻爲味兮枉遏我情。”居無定處,逐水草而遷徙,住在臨時用草筏、幹牛羊糞壘成的窩棚裏;興奮激動時,擊鼓狂歡,又唱又跳,喧聲聒耳,通宵達旦。總之,她既無法适應胡地惡劣的自然環境,也不能忍受與漢族迥異的胡人的生活習慣,因而她唱出了“殊俗心異兮身難處,嗜欲不同兮誰可與語”的痛苦的心聲,而我認爲,令她最爲不堪的,還是在精神方面。

  在精神上,她經受着雙重的屈辱:作爲漢人,她成了胡人的俘虜;作爲女人,被迫嫁給了胡人。第一拍所謂“志意乖兮節義虧”,其内涵正是指這雙重屈辱而言的。在身心兩方面都受到煎熬的情況下,思念故國,思返故鄉,就成了支持她堅強地活下去的最重要的精神力量。所幸的是,她熬過了漫長的十二年,還鄉的宿願得償,“忽遇漢使兮稱近诏,遣千金兮贖妾身。”但這喜悅是轉瞬即逝的,在喜上心頭的同時,飄來了一片新的愁雲,她想到自己生還之日,也是與兩個親生兒子訣别之時。第十二拍中說的:“喜得生還兮逢聖君,嗟别稚子兮會無因。十有二拍兮哀樂均,去住兩情兮難具陳”,正是這種矛盾心理的坦率剖白。蔡文姬的這種别離之情,别離之痛,一直陪伴着她,離開胡地,重入長安。屈辱的生活結束了,而新的不幸:思念親子的痛苦,才剛剛開始。“胡與漢兮異域殊風,天與地隔兮子西母東。苦我怨氣兮浩于長空,六合雖廣兮受之應不容。”

  《胡笳十八拍》既體現了蔡文姬的命薄,也體現了她的才高。從被擄入胡,到生育二子,重返長安。無不是以深情唱歎出之,感人肺腑。更加精妙的是詩中把矛頭直指天、神:“天不仁兮降亂離,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時。”“爲天有眼兮何不見我獨漂流?爲神有靈兮何事處我海北天南頭?我不負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負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把天、神送到被告席,更反映出蔡文姬的“天無涯兮地無邊,我心愁兮亦複然,”“苦我怨氣兮浩于長空”的心情。

  《胡笳十八拍》在曆朝曆代都獲得了文人騷客很高的評價,但我覺得,縱使是青史留芳,蔡文姬終究是個斷腸人在天涯。

  读《胡笳十八拍》有感1000字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

  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

  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

  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

  ——题记

  怒涛滚滚一般不可遏制的悲愤,诅咒天地神明,雄浑不羁的气魄以及用整个灵魂倾诉出来的绝唱,这就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著名的《胡笳十八拍》。

  郭沫若曾经给予这部作品很高的评价:“这是继《离骚》以来最值得欣赏的一部长篇叙事诗”。我亦是认为如此,在字里行间,仿佛看见蔡文姬坐在马上,琴声不断随她的心意流淌着,而她,正行走在一条由屈辱与痛苦铺成的长路上……

  蔡文姬,东汉著名琴家,史书对她的评价是:“博学而有才辩,又妙于音律。”然而自古红颜多薄命,在汉末天下大乱的时代背景下,她被胡骑掳掠西去,从此开始了她的痛苦生涯。

  胡地的大自然是严酷的:“胡风浩浩”、“冰霜凛凛”、“原野萧条”、“流水呜咽”,异方殊俗的生活是与她格格不入的。毛皮做的衣服,穿在身上心惊肉跳:“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以肉奶为食,腥膻难闻,无法下咽,“羯膻为味兮枉遏我情。”居无定处,逐水草而迁徙,住在临时用草筏、干牛羊粪垒成的窝棚里;兴奋激动时,击鼓狂欢,又唱又跳,喧声聒耳,通宵达旦。总之,她既无法适应胡地恶劣的自然环境,也不能忍受与汉族迥异的胡人的生活习惯,因而她唱出了“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的痛苦的心声,而我认为,令她最为不堪的,还是在精神方面。

  在精神上,她经受着双重的屈辱:作为汉人,她成了胡人的俘虏;作为女人,被迫嫁给了胡人。第一拍所谓“志意乖兮节义亏”,其内涵正是指这双重屈辱而言的。在身心两方面都受到煎熬的情况下,思念故国,思返故乡,就成了支持她坚强地活下去的最重要的精神力量。所幸的是,她熬过了漫长的十二年,还乡的宿愿得偿,“忽遇汉使兮称近诏,遣千金兮赎妾身。”但这喜悦是转瞬即逝的,在喜上心头的同时,飘来了一片新的愁云,她想到自己生还之日,也是与两个亲生儿子诀别之时。第十二拍中说的:“喜得生还兮逢圣君,嗟别稚子兮会无因。十有二拍兮哀乐均,去住两情兮难具陈”,正是这种矛盾心理的坦率剖白。蔡文姬的这种别离之情,别离之痛,一直陪伴着她,离开胡地,重入长安。屈辱的生活结束了,而新的不幸:思念亲子的痛苦,才刚刚开始。“胡与汉兮异域殊风,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六合虽广兮受之应不容。”

  《胡笳十八拍》既体现了蔡文姬的命薄,也体现了她的才高。从被掳入胡,到生育二子,重返长安。无不是以深情唱叹出之,感人肺腑。更加精妙的是诗中把矛头直指天、神:“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海北天南头?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把天、神送到被告席,更反映出蔡文姬的“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然,”“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的心情。

  《胡笳十八拍》在历朝历代都获得了文人骚客很高的评价,但我觉得,纵使是青史留芳,蔡文姬终究是个断肠人在天涯。